被孙小果用牙签扎的人现状(孙小果牙签事件过程)

孙小果案件即使放在今天都是非常轰动的,被孙小果残害的人不在少数,而孙小果从未收敛,反而觉得自己背后的势力能够自己又一次为他洗刷罪孽,那么被孙小果用牙签扎的人现状是怎样的呢?孙小果牙签事件过程是怎样?下面就跟发迹车小编来详细了解一下吧!

被孙小果用牙签扎的人现状(孙小果牙签事件过程)

被孙小果用牙签扎的人现状

1997年11月7日21时许,孙小果为让17岁少女张某某说出其表妹张某萍和男友汪某庆的下落,纠集指使其他6名被告人将张某某和女性朋友杨某某带到夜总会“温州KTV”包房内。

孙小果等人即对张某某进行殴打、侮辱,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孙小果叫他人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又对张、杨进行毒打,再一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张的头部。

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杨二人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孙小果一伙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致张昏迷。被告人党俊宏及杨琨鹏(另案处理)还解开裤子,将尿冲在张某某的脸上。被害人的伤情经法医鉴定为重伤。

案发之后,记者去医院采访受害者张苑。

经过医院抢救,张苑脱离了危险,但长达七八个小时的非人折磨,已使她头部重伤,脑内淤血,右额叶挫裂,胸骨骨折,手臂烧伤,乳房刺穿,大小便失禁,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住院治疗一月有余,双腿仍无法正常行走,记忆失常,语言逻辑不清。当记者问及她胸部的伤时,少女的屈辱感无法控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张苑从小与父亲相依为命。遇害后,老实巴交的父亲望着女儿,悲愤交加。

他不敢告状,只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女儿,怕她再受伤害。

他听说那伙人太厉害了,连公安都拿他们没有办法。

他是一个下岗职工,既无权,也无钱,他生命中所拥有的,只有这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儿。

一个多月来,他几乎没有离开医院一步。

也有人告诉他,离开医院,他自身的安全也难以保证。

被孙小果用牙签扎的人现状(孙小果牙签事件过程)

掩盖不住的罪恶

公开报道显示,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1994年10月,其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在监外执行),1997年11月因强奸等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被逮捕。

1997年11月28日,《云南法制报》以“掩盖不住的罪恶”为题,报道了昆明警方摧毁孙小果流氓恶势力团伙的事件。报道称,早在1994年10月,还在警校的孙小果曾轮奸女青年,案发后,其出生年份由1975年改为1977年,当年法院判处孙小果3年有期徒刑,但却被保外就医了。

三年后的11月,自称“昆明黑社会老大”的孙小果又出来作恶。这一次,他伙同他人对少女张某某进行殴打、侮辱,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致使张某某负重伤。“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遇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上述报道中,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感叹。

据《中国法律年鉴(1999)》显示,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两年四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外,另有7名同伙被判有期徒刑1年到20年不等。

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但吊诡的是,罪行累累的孙小果居然“死里逃生”——死刑变成了死缓,又经历了多次减刑。据公开报道,起码在2013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事实上,孙小果先后使用的名字,也分别跟随了其生父、生母和继父的姓氏。

后来,孙小果注册经营多家夜店,照片被堂而皇之地挂在夜店开设的公众号上,华丽转身成为众人口中的“大李总”。

直到今年4月,中央督导组进驻云南后,昆明通报称,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保护伞”,成效良好。

被孙小果用牙签扎的人现状(孙小果牙签事件过程)

背后的“保护伞”是谁?

“扫黑除恶”是党的十九大以来,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事关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

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重点打击11种黑恶势力。其中,为黑恶势力提供“保护伞”的党政干部、政法干警等是查处的重点。

反观这次的“孙小果案”,从最初的改小年龄,量刑过轻到成功减刑,到后来拥有多重身份,为什么作恶多端的孙小果总能逍遥法外?有没有人帮他徇私舞弊?他再次成为“黑老大”,背后又是谁在“撑伞”?

在1997年12月9日,云南本地媒体刊发的一篇题为《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的报道中,孙父孙母不仅对儿子的犯罪行为表示了震惊、愤慨和谴责,还反思了自身在家庭教育中的失职。

“我们仅是基层的执法者,会有多大的能耐去支持儿子违法犯罪!再说,王子犯罪,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我们的儿子不是王子。”当时,其父母表示坚决支持有关执法部门对儿子的处理。

但嘴上一套,行动一套。

据媒体披露,为违法犯罪的孙小果四处奔走、活动的不是别人,正是孙父孙母。《南方周末》的相关报道显示,孙母曾多次找到有关办案人员,要求翻看有关孙小果的案情材料及索回孙小果被警方扣留的一些物件。

而孙小果有一项“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发明专利,助其减刑。向专利事务所送来相关材料的,正是孙小果的母亲。

相关报道显示,孙小果的生母最晚在1992年就已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并被授予三级警督。孙小果的亲哥则是一名党员,23岁就成为武警警官,工作出色。

而孙小果的继父,曾经的昆明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1998年被免职后不降反升,2002年出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

目前,网络上对于孙小果家庭背景的猜测之声早已铺天盖地,而且,客观来说,说孙小果父母为其“撑伞”也还有些武断,但若突破法律底线就该依法处理。

为回应舆论关切,昆明扫黑办日前表示,省市有关部门已对孙小果所涉犯罪、相关判决及刑罚执行等问题开展调查和审查工作,将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依纪依规依法严肃处理。

现在,是时候揭开其神秘面纱,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交代了。更重要的是,孙小果被重新“揪”到公众视线之内,正说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来得必要,扫黑除恶督导来得及时。

扫黑除恶,任重道远,“孙小果案”还远不是终点。

文章地址:https://www.fajiche.com/toutiao/179025.html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或者影响您阅读体验请惠存该文章链接并联系QQ5733401说明情况,以便我们进行及时删除,谢谢合作!
标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