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变局:ofo向左,滴滴向右,程维与戴威擦肩而过的2018

ofo与滴滴都遇到了安全的问题,只不过前者是钱的安全,后者是人的安全。
跌宕起伏的2018年眼看就要结束了,然而本年度互联网行业两大未解之谜还没有答案。
一是ofo押金还能不能退回来。这两天,为了99元的押金,ofo的1000万用户在线上线下排起了长队。他们想知道,除了冒充外国友人,还能有什么办法把这笔钱赶紧要回来。
2018年度,最浪漫的事不再是一起陪你慢慢变老,而是陪你一起排队,慢慢等待ofo退回的押金。

共享单车变局:ofo向左,滴滴向右,程维与戴威擦肩而过的2018

第二个难题是滴滴公司怎么解决安全问题。今年5月,郑州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空姐顺风车遇害事件,接着在8月份,又有一位温州乐清女孩乘坐顺风车时遇害。无奈之下,滴滴终于下决心关停了利润最高的顺风车业务,然而在痛下决心整改的这段时间,又有人遇害了。
10月6日,滴滴还邀请十多名司机到公司把脉,CEO程维和总裁柳青亲自出面接受了批评建议。
然而一切都是浮云——11月26日晚,贵阳市一名43岁的网约车司机被乘客抢劫、杀害。
ofo与滴滴,两只被巨量资本喂养出来的独角兽,在今年都遇到了安全的问题,只不过前者是钱不安全,后者是人不安全。当资本热浪退潮之后,一个开始裸泳,一个开始补课。
今年8月乐清女孩遇害后,滴滴炒了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以泄公愤,并开始“all in 安全”。程维和柳青站出来表态:“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发展的衡量尺度,改以安全作为核心考核指标。”

共享单车变局:ofo向左,滴滴向右,程维与戴威擦肩而过的2018

在滴滴公司,程维管内政和业务,柳青管外交和财务。程维把他和柳青的搭档,比喻成腾讯的Pony和Martin组合。有意思的是,与腾讯总裁刘炽平一样,柳青也是投行出身,自带高盛投资银行家的精英光环,Jean是她行走江湖的金字招牌,Will是她的上司和搭档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儿。
为了“把安全红线刻在心里”,Will和Jean还带领管理团队跑到街头征求群众意见。
然而滴滴公司的所谓安全体系建设,无外乎从司机端、乘客端、客服端这三个方面着手。
顺风车事件发生后,滴滴应急客服的人数增加了3倍,现在一共有1.5万名客户,其中三分之二是外包的,每天要接200万顾客电话,程维表示未来要把自建客服团队从5000名增加到8000名。
司机端加大审核门槛,提高准入机制。比如现在跑滴滴的车辆,统一要变更为营运车辆,在运管部门备案,仅保险费就要多交1万多元。单单这个原因,滴滴就流失了一大批司机。
这样一来,乘客打不到车的情况就更加严峻了。就算增加了几千名接听电话的客服,但是打不到滴滴的乘客照样连投诉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干脆投奔曹操、首汽、易到去吧。
成本在上升,供应在下降,那么交易量一定没有上升。滴滴烧掉了上百亿资金,依然没有解决“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还把自己变成了当初口口声声要颠覆的出租车公司。
“全世界的网约车市场都在向头部集中。”这是程维在2017年底的判断,成为带头大哥是他的梦想。那时,滴滴新一轮融资拿到了40亿美元,程维就站出来接受《财经》杂志专访说:马上会有巨大的全球战役,竞争对手除了Uber,还有Google、特斯拉和传统车厂。
“网约车竞争在2016年就结束了,2017年滴滴的重点是修炼内功,2018年我们会全面出击。”
程维当时算了一笔账,中国每天有11亿次出行,滴滴的日单量在2500万单以上,不过渗透了国内市场的2%,加上国外市场,“全球是最大的出行平台”的头把交椅指日可待。
没想到,2018年两起事故就把美梦打回原形:内功还没炼到家,就敢跑到国际上四处扩张?
安全是滴滴商业模型最致命的后门,别看它一口气进入了日本、巴西、墨西哥、澳大利亚等四个国家,不管哪个国家发生一次安全事故,就能让几十个投资人的真金白银打水漂。
于是今年12月,滴滴公司年内第二次调整了自己的组织架构,重点就是突出两个字:安全。
这一次,滴滴新设了一个首席安全官CSO,负责重特大突发事件,其实就是由原来的安全事务部负责人王欣担任,向Will汇报。另外还成立了网约车平台公司,派遣一名高级副总裁做CEO,也是向Will汇报,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坚守安全第一、推进网约车和规划进程”。
结果没过几天,程维就宣布:今年滴滴管理层不发年终奖了,普通员工也只发往常一半的年终奖。柳青还开玩笑说,那些刚刚晋升到管理层的同事听到这个消息恐怕要不开心了。
滴滴的日子再差,也总比ofo好过。这家嗷嗷待哺的独角兽,为了赚钱也是拼了,从p2p到微信公众号广告,几乎试了个遍,不过按照ofo以往的套路,宁可退不回用户押金,也不能不发年终奖。毕竟这是一群被资本追捧者走向风口的弄潮儿,好日过惯了,还没学会怎么过苦日子。
ofo与滴滴,一个做二轮生意,一个做四轮生意,因为资本,他们曾经有过一段擦肩而过的缘分,如今一个向左,一个向右,走向了各自不同的结局,也是因为资本做出了选择。

共享单车变局:ofo向左,滴滴向右,程维与戴威擦肩而过的2018

ofo一共融资了10轮,光滴滴就参与了4轮。刚起步那一阵,ofo有好几次穷的都发不出工资来了。有一次还是程维雪中送炭,打过来500万人民币,才解了戴威的燃眉之急。
所以,戴维就天真地把程维当成了可以共患难的大哥,今年5月中旬的一天,又跑到程维的办公室要钱。
程维告诉这个莽撞的小兄弟:如果ofo希望被滴滴收编,那么自己希望出任ofo的董事长。
至于戴威的后路,程维也替他想好了——可以留在滴滴当高管,就负责单车业务的出海吧。
做惯了孩子头的前北大学生会主席,给一个搞销售出身的老板当下属,这不是开玩笑嘛?
结果第二天,戴威就在ofo开了一次百人动员大会:“如果你们不想战斗到底,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
没想到几个月后,ofo总部员工真走了一大片。从最高峰时的3400人,一路降到现在的400多人。戴威急得没辙了,高声呐喊:“哪怕跪着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此一时彼一时,滴滴被安全事故搞得焦头烂额,就算ofo想卖,程维也未必有心思买了。
再看看王兴,今年4月大手一挥拿出27亿美金收了摩拜,结果发现收购了一个“烫手山芋”,每天至少亏掉1500万人民币。王兴这么精明的一个人,居然被坑的一点脾气也没了。
去年王兴偷偷摸摸搞网约车,摆了程维一道。今年收购摩拜,无意中也算是帮滴滴趟了一个大坑。程维真应该感到庆幸:2018年做的最正确的决定莫过于没去当什么ofo的董事长。
标签: 共享单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