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看透基层医疗领域的创业机会

一个月前,一位80后CEO对我说,他所处的行业,规模大、增速快,现在没有巨头,BAT又介入不进来。在他眼中,这是属于他们这一代创业者的时代机遇。这位CEO正在从事的就是基层医疗的一个分支。

医疗领域市场巨大、前景光明早已不是什么奥秘 。改革开放40年,互联网20年,医疗可能是变化最小的行业之一。

「互联网医疗」讲了很多年,一直没有一个很实在的成功案例。这实际可以看作创投行业在医疗赛道上的一次「集体试错」。

以轻问诊为例,线上花6块钱,你提问题,医生来诊断。但是,一位优秀的医生是没有时间赚这6块钱的。能问到的大多是工作量不饱和的三流医生,你生了病必定 想找好医生。纯互联网模式,在这里就不成立。

站在互联网创业者的角度,这是最为坚固 的堡垒,没有之一。很多CEO跟我抱怨:这个行业非常封闭,从外界撬动非常难。在我看来,「封闭」背后是两个医疗行业更为本质的属性。

第一个要害 词是「信任」。

医疗人命关天,不仅是患者选择医疗机构需要「信任」,医生、病院 、药企、代理、保险、协会、政府……产业链的任何一个参与方、每一个环节合作的促成都带有强烈的「信任」色彩。

这也是为什么医疗行业传统的利益格局很难被打破。我们与B2B、供给 链公司交流,很多行业能做到10%毛利创业者就可以烧高香了。但是在一些医疗产品的流通环节,加价仍有5-10倍之多。

读懂医疗行业还需要理解另一个要害 词——供给 。

互联网解决的是连接和效率问题,但是医疗行业最大的痛点是「供给 」。

医疗从业者永远不需要为需求端担心,患者生病就医的需求是天然的。但是在供给 端,一名专业医生的培养周期至少8年,全科医生至少要5年,一款新药从研发到上市平均需耗时10-15年,投资动辄10亿美金量级。

谁解决了供给 问题,谁就能在行业中拥有安身 之地。最为直不雅观 的表示 就是公立三甲病院 门诊部排起的长队,专家医师「一号难求」。

也正是因为供给 端的难题,让「分级诊疗」的落地、基层医疗的崛起成为大势所趋。

2017年1月9日,国务院印发《「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建立科学合理的分级诊疗制度」作为重点任务被提出。按照医改政策,80%的常见病、危急重症和部分疑难复杂疾病的诊治、康复,都应在县域内基本解决。

在医疗行业,政府既是监管方,也是办事 方(公立医疗机构)和支付方(社保),政策永远是行业发展的最大推手。对于基层医疗而言,政策鞭策 的背后是因为资源分配不均衡所导致的「看病难」问题。

一组广为流传的数据:2018年末,全国医疗卫生气 构中基层医疗卫生气 构占比约95%,但它们仅拥有全国32%的卫生办事 人员。在发达国家,基层诊所能处理病人85%-90%的健康问题,国内 只有53%的诊疗人次由基层医疗机构承担。(数据来源:国家卫生健康委《2018年中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一篇文章看透基层医疗领域的创业机会

○ 制图:新经济100人

国家公布 的数据,中国有94万家基层医疗卫生气 构,所指的主要是社区卫生办事 中心 (站)、乡镇卫生院、诊所、村卫生室等。

过去中国有很多创业者做连锁诊所,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轻易 规模化的领域。基层诊所的核心是全科医生,全科医生的培养周期决定了,连锁诊所很难在保证 诊疗水平的同时快速扩张。此外,一家诊所从开业到盈利通常需要「养三年」,因为社区患者对医生的信任是不会轻易 形成的。

所以我认为连锁诊所可以做到100-200家店的规模,很难达到千家门店的级别。

除此之外,县城病院 和药品零售店也是承载基层医疗办事 的重要机构。

和诊所一样,连锁病院 的扩张同样会面临种种限制。病院 是中国医疗办事 最为核心的输出者,,也是行业最为封闭的代表——采购流程复杂、规则不透明、决策周期长、账期压力大等都是办事 商需要考虑的问题。

这样的背景下,找到正确 的突破口尤为要害 。像智云健康做慢病治理 ,主要办事 病院 的「内分泌科」,是院内相对比力 「穷」的科室。禾连健康做病院 Wi-Fi、体检治理 系统,别离 面向病院 的是信息科和体检中心 ,二者都是典型的「弱势科室」。

比拟 于病院 ,药店距离消费者更近。中国零售药店有约45万家,其中一半是连锁药店。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坪效还不如一个零售店。大部分连锁药店都在拿着牌照死扛,等待医药分离、处方外流等政策的转机。

直接经营诊所、病院 或者零售药店,都算不上很好的创业标的目的 。但是因为它们在国内 已经有着不小的存量市场,面向诊所、病院 或者零售药店提供办事 的想象空间是巨大的。

那么,基层医疗崛起的过程中具体 会伴随哪些创业机会?

(1)诊断系统

中国最优质的顶尖医生,我认为不成 能到诊所工作。中国94万家基层医疗机构,不成 能每一家都有名 医坐镇,这更不现实。于是就需要一个普世的、通用的、全科室的医疗诊断系统,代替「名医」帮手 医师做出更正确 的诊断。我们曾报道的若水,做的就是这个事情。

(2)医生培训

基层医疗资源的匮乏,本质是医生资源的匮乏。近百万家诊所,平均每家诊所至少2-3名医生,加起来有近300万医生,但是他们过去很多都是赤脚医生,他们需要接受现代的医疗知识。医生本身就是一个需要终身学习的职业,我认为医生培训的机会是巨大的。

(3)供给 链

包罗 药品、器械、耗材都在这个范畴内。过去对于医疗行业的供给 商来说,100家诊所可能不如办事 一家公立油水多,基层医疗是一个被忽视的办事 对象。很多诊所看病还是靠着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计这「老三样」。我们报道的云呼科技,核心业务就是通过连接第三方检验中心 以及自建快检中心 ,帮手 诊所向患者提供检验办事 ,他们同时也在布局药品和器材的供给 链业务。

(4)家庭医生

在欧美国家,家庭医生通常是患者看病的第一站,碰到 家庭医生解决不了的问题,才会转诊到病院 。家庭医生同时承担诊疗和健康治理 的功能,是对患者健康情况最为了解的人。碰到 小病,家庭医生直接开具处方,避免了患者在大病院 繁琐的检验项目。

在本年 6月份我写的《医疗领域创业机会盘点 | 李志刚聊创投》一文中,我提到:

围绕医疗创业的核心就是读懂谁来买单。只有充分了解这个关系,才能开发出医疗领域的好产品和好办事 。

事实上,医疗行业大的买单者只有三种:

药企

社保

商业保险公司

基层医疗领域同样不是例外,很多CEO对我说,未来他们在已有模式基础上叠加对药企、保险公司的办事 ,是更大的想象空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基层医疗公司,关注商业化成绩的同时,会将系统中数据规模、数据质量一并纳入核心考察维度。

前文提到的四个创业机会,诊断系统一旦成功落地,将会成为行业的操作系统,这个赛道很可能会诞生至少1家千亿美金的公司。医生培训的机会,我认为是百亿人民币级别,做成百亿美元的公司比力 难。

供给 链是万亿级别的市场规模,集中度按30%计算是3000亿,有3-5家百亿美金公司的空间。家庭医生领域,我认为必定 会出现百亿美元的公司,但不会太多,可能也是一到两家。

总体上看,仅基层医疗领域,未来可以诞生5-10家百亿美元的公司。巨大的市场空间需要真正有魄力、有韧性、懂行业的创业者进一步挖掘。(完)

注:「基层医疗」并不完全指“下沉医疗”,而是包罗 社区街道、县城病院 和诊所等基层医疗机构。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联系QQ5733401进行删除
标签:
分享到: